《我国红枣市场与产业调查分析报告》
作者:农业农村部 发布时间:2021-01-14

来源:农业农村部   由中国农业监测预警首发


报告撰写人:


戴俊生 新疆农业科学院农经所所长、研究员

包艳丽 新疆农业科学院农经所副研究员


研究小组成员:


张永恩 中国农科院信息所研究员   

王晓伟 新疆农业科学院农经所副所长

杜润清 新疆农业科学院农经所副书记

程红梅 新疆农业科学院农经所助理研究员

张利召 新疆农业科学院农经所助理研究员


我国是全球主要的红枣生产国,红枣产量占全球的90%以上。作为退耕还林和防风固沙的重要经济树种,近年来枣树种植面积和产量快速增长,为农民脱贫增收做出了积极贡献。但随着产量的快速增长,红枣的价格大幅降低,2018年仅为2011年高位的1/8。总体来看,我国红枣产业发展已进入种植面积小幅回落、产量持续增长的阶段,红枣消费量将进一步增长,消费方式更加多元。


一、红枣市场和产业发展现状


(一)生产


面积和产量快速增长,近20年分别增长4.5倍和4.6倍。2000年我国红枣种植规模和产量分别为60万公顷左右和131万吨,2018年分别达到331万公顷和736万吨,年均增速分别为10.0%和10.1%(图1)。


图1 2000—2018年中国红枣产量变化趋势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红枣产区集中分布于华北和西北地区。从面积来看,2017年新疆、河北、山西、陕西、山东5个主产区分别为714万亩、428万亩、322万亩、286万亩、127万亩,分别占全国的31.0%、18.6%、14.0%、12.4%、5.6%,共占81.6%。从产量看,2018年新疆、陕西、山东、河北、山西红枣产量分别占全国的49.1%、12.0%、11.3%、10.5%、9.0%,共占91.9%。新疆红枣凭借其品质优势异军突起,2000年红枣种植规模和产量分别仅占全国的0.8%和0.5%,到2013年分别占全国的18%和34%,成为我国最大的红枣栽培区。


干制红枣是枣业发展的主力军。据估算,目前我国制干、鲜食、兼用和蜜枣品种的产量比约为60∶10∶20∶10。新疆以干枣为主,新疆红枣品质和产量优势迫使内地传统枣区逐步转向生产鲜食枣。


(二)消费


近年来,我国红枣消费量快速提升。据《中国统计年鉴》数据估计,2005年我国红枣表观消费总量为248万吨,人均消费量为1.9公斤;2018年表观消费总量达735万吨,人均消费量5.3公斤(图2)。


图2 2005—2018年我国红枣消费情况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分析整理数据


红枣消费方式地域特色明显。东北、西北地区主要以直接食用为主,部分泡水、煲汤、制作成糕点食用。华南地区以煲汤为主,部分制成糕点食用。中东部地区主要以直接食用为主,部分用来熬粥、煲汤,少部分用来泡水、制作成糕点食用。


(三)加工流通


以初加工为主,深加工产品比例较低。干制是红枣最主要的初级加工方式,大多以原枣的形式销售;红枣加工产品主要有枣片、蜜枣、枣泥等。深加工产品主要有枣醋、枣饮料、口服液等。据调查,红枣通过初加工利润可达20%左右,深加工利润可达到30%以上。


流通呈现“沧州集散、南北分销”的格局。我国红枣集散加工地主要分布在河北沧州崔尔庄和河南新郑孟庄镇,经过集散之后的红枣分别进入华北、东北等北方市场和广州、武汉等南方市场。


(四)进出口


以内销为主,出口量不足产量的1%。我国是红枣生产大国,但出口量不足1%,最高时仅1.74万吨(图3)。红枣出口主要集中在马来西亚、日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华人聚集区。


图3  2000—2018年红枣出口量

数据来源:《中国农业年鉴》、中国海关网


进口量少且不稳定。2000年以来,我国红枣进口最高50.8吨,最低仅0.3吨(图4)。红枣主要进口国为突尼斯和美国。2018年我国进口红枣3吨,其中自突尼斯进口占64%,自美国进口占34%。


图4  2009—2018年我国红枣进口量

数据来源:《中国农业年鉴》、中国海关网


(五)市场价格


价格暴涨暴跌后趋于稳定。以新疆为例,2000-2006年我国红枣价格由每公斤18元上涨到30.67元,再跌到21.05元;2006-2011年从每公斤21.05元上涨至41.02元;之后快速下跌至2015年的5.69元,累计跌幅超过85%,近年来稳定在较低水平(图5)。


图5  2000—2018年我国红枣价格变动趋势

数据来源:新疆农牧产品成本收益资料汇编


(六)成本收益


生产成本持续增长,人工成本增幅较大。以新疆为例,2000年以来红枣生产成本逐年上涨,总成本由526.4元/亩上涨到3297.5元/亩,年均增长率11.3%;其中人工成本由263.2元/亩上涨到2744.8元/亩,年均增长率14.9%(表1、图6)。



图6 2000—2018年新疆红枣成本变化趋势

数据来源:新疆农牧产品成本收益资料汇编


收益整体呈持续降低走势,近年来收益持续为负。以新疆为例,2012年以前红枣收益保持在每公斤15元左右;2012年后红枣价格大幅下跌,但生产成本仍保持高位,导致收益大幅降低。2015—2018年每公斤亏损10元左右(图7)。


图7 2000—2018年新疆红枣成本收益

数据来源:新疆农牧产品成本收益资料汇编


新疆红枣种植已不具备竞争优势。2005—2018年,新疆红枣、棉花的生产成本分别上涨了202.9%、108.5%,而葡萄则降低了14.8%。2018年红枣、棉花、葡萄成本收益率分别为-78.2%、-5.6%和38.2%,比2005年分别降低了281.1%、47.0%和67.1%,新疆红枣种植已不再具备竞争优势。


二、红枣产业发展前景展望


(一)生产规模将小幅回落,产量持续增长。受红枣价格持续低迷影响,部分枣农弃园撂荒,红枣生产总规模将小幅回落,但新疆枣园逐步进入盛果期,红枣产量将持续增长。


(二)消费量将进一步增加,消费方式更加多元。随着居民养生意识的不断增强,以及红枣价格的大众化、产品的多元化,红枣消费量将进一步增加。据本报告研究小组对全国24个城市2537份问卷分析结果,43.4%的消费者有消费红枣意识,15%的消费者对红枣深加工品感兴趣,预计我国红枣消费量将继续上升,2020年人均红枣消费量估计为5.4公斤,预计2025年将达到6.1公斤。


(三)精深加工向多元化发展。红枣富含多糖分子、芦丁、环磷酸腺苷等营养成分,其精深加工将会向复合饮料、着色剂或色素、药品、保健品等领域发展,呈多元化趋势。


(四)贸易将长期保持当前水平。红枣行业对欧洲市场拓展较少,其他地区海外市场的需求尚未完全形成,未来出口地区将仍以华人聚集区为主,红枣贸易仍将保持当前水平。


三、贫困地区红枣产业发展情况


红枣产业在新疆脱贫增收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一)总体情况


新疆南疆88%的县市生产红枣,2011年南疆红枣总产值占南疆农业总产值的28%,2018年占14%(表2)。



红枣产业对农民收入贡献率高。如和田是新疆最贫困的地区,2017年和田红枣产业总收益占农业总收益的7.9%,红枣产业人均收益占农业产业人均总收益的3.9%(表3)。



(二)典型案例分析


 1.岳普湖县新鑫果业有限公司


概况:新鑫果业有限公司共有20个示范基地,该企业拥有“黄金枣”“喀什红枣”“冰天优果”等品牌,绿色有机食品认证1万亩。拥有4600平米的初加工车间、11000平米的晾晒场、冷库2座。公司有固定员工120人,其中贫困户73人。公司发展共带动农户4000户,其中贫困户753户。


主要做法:一是流转农民土地,通过统一管理提升产量和品质。二是按指导价收购红枣,有利于稳定市场。三是吸纳贫困户就业,公司员工中贫困人口占员工总人数的61%,带动330人脱贫。


2.麦盖提县新疆枣都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


概况:麦盖提县枣都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有3条生产线,日加工能力200吨。该公司是我国首批红枣期货交割仓库,实现从种植、收购、加工、仓储、现货贸易、金融贸易、深加工、再销售的全方位运营。2017年,该公司员工40%为贫困户,带动了360人脱贫。


主要做法:一是保证红枣生产基地标准化生产,提高红枣品质。二是提高红枣贮藏和加工能力及水平,实现全年生产、销售。三是积极申请成为我国首批红枣期货交割仓库,延长产业链的同时实现了红枣现货价值升级。


(三)产业发展诉求


急需权威的红枣市场行情信息。生产者希望了解全国不同地区主要批发市场红枣销售量和价格的现状以及未来走向,并能获得对市场行情、供需走势等进行分析的专业咨询,以针对性地进行生产经营。


四、红枣产业存在问题和面临风险


(一)主要问题


低效密植枣园大面积存在,标准化程度低,投入下降。当前,我国红枣种植模式杂乱,标准化程度低,导致品质下降严重,部分枣园逐渐陷入投入不足与效益低下的恶性循环。据调研,红枣售价高时投入可达2000元/亩,价格低时投入不足600元/亩,导致品质下降。新增枣园以直播为主,密度大,增加了管理难度,生产成本节节攀升。


深加工产品少,加工转化率低,行业缺乏品牌引领。我国红枣产品以初加工为主,附加值低,深加工产品较少,加工转化率低;行业领军龙头企业较为缺乏,加工企业小而散,如新疆现有红枣类企业品牌达2824个,1600多家农产品销售企业中有89%属于微、小企业;品牌定位模糊,规模小、市场占有率低,企业总体呈现多、乱、杂现象。此外,交通运输成本高,致使产品竞争优势整体不强。


价格波动频繁,监测预警体系尚未建立。2000-2018年我国红枣价格大起大落,种植户亏损严重,部分枣园出现撂荒现象。目前主产区尚未建立起红枣监测预警体系,无法对红枣市场行情进行及时全面了解,生产、销售存在一定的盲目性。


(二)风险分析


红枣产业可持续发展困难。水土资源、市场风险等因素严重制约红枣的稳产高产和可持续发展。如新疆农业用水比例控制在90%以内,按当前红枣规模用水调减压力大;人均耕地资源少,红枣规模化生产困难;红枣品种单一,抗市场风险能力差。


 枣病虫害防控压力增大。植保机械化程度低、劳动强度大、农药利用率低、防治方法和时期不当、农药喷施成本逐年增高等,使得病虫害防控压力越来越大。


五、对策和建议


(一)建立红枣市场行情监测和信息服务体系,加强产业链信息引导。一是建立红枣价格信息监测系统,获取各地、各环节红枣供求和价格信息,为红枣生产决策提供参考。二是逐步将红枣纳入到国家权威信息统计和发布中,使相关人员可全面了解市场动态。


(二)加快培育红枣品牌,提升品牌影响力。一是要加大对区域公用品牌所有者的扶持力度,充分发挥协会在区域品牌发展中的服务和指导作用,提升区域公用品牌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二是要建立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建设主体之间的协同管理机制,实现对品牌农产品质量标准、销售渠道、技术创新、品牌的协同管理。


(三)强化社会化服务体系,加快推进红枣标准化生产加工。加强对规模化生产经营主体的技术指导和服务,建设一批标准化生产的红枣园。重点建设专业化营销社会化服务组织,紧密产销衔接关系;培养一批营销本土农产品的职业经理人。


(四)加强精深加工和产地贮藏保鲜能力,提高产品附加值。一是进一步加大对红枣精深加工企业的扶持,充分利用和引导民间资金发展产地加工。二是加强产地贮藏保鲜能力和冷链物流体系建设,加强林果商品化处理和高效安全贮藏能力建设。三是利用和引导民间资金参与产地贮藏保鲜设施的建设,全方位提高产地贮藏保鲜能力。